首頁深度 正文

旅游上市公司的錢都是怎么籌的?

來源:和訊名家 發布時間:2019-01-21 16:10 點擊:

近年來,旅游行業增速相較前幾年出現了趨緩狀態,但細分領域還是保持較高的行業增速,很多細分領域都存在快速發展的機會。對企業而言,融資能力是快速發展的關鍵因素,每一個企業都渴望優質、持續、充足的資金。企業融資面臨哪些困難?上市公司有哪幾種融資方式?怎樣選擇合適的融資方式、更好地利用資本市場,讓企業得到更大的發展?

11月30日,在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廳、四川省投資促進會指導下,在都江堰市人民政府、成都市旅游局、成都騰邦梧桐文旅投資基金大力支持下,由新旅界主辦的“第三屆中國旅游上市公司峰會—升維·蓄勢·行大道”在成都市都江堰市順利召開。

圍繞著“發債、股權質押與資產證券化”話題,天目湖副總裁方蕉、眾信旅游董秘郭鐳和大連圣亞投資總經理薛景然進行了深入探討。該環節由興業證券社會服務業首席分析師李躍博主持。

民營旅游企業的上市前后

民營企業融資難一直是一個普遍現象,旅游行業的特點導致旅游項目投入期長,投資量大,這更加大了上市前的民營旅游企業的融資難度。作為民營企業的天目湖和眾信旅游對此深有體會。

天目湖公司成立于1992年,于2017年9月27日在上交所A股主板上市,是近幾年來唯一一家在A股上市的旅游企業。天目湖公司先后開發了天目湖山水園景區、南山竹海景區、御水溫泉度假酒店、天目湖水世界、南山小寨等旅游產品,是一家具有復合型旅游產品開發能力和專業景區運營能力的上市公司。

啟動資金關乎一家初創企業的命運,得來卻極為不易。天目湖副總裁方蕉回憶,天目湖第一個項目的300萬貸款批了3年,最后批下的250萬使得天目湖從很小的一個企業發展到上市公司。

▲天目湖副總裁方蕉▲

眾信旅游集團成立于2008年,于2014 年1 月23 日在深交所掛牌上市。目前除了專注于出境游這個每年服務大約200萬人次的傳統業務,也發展出一些出境游相關的業務,包括移民、置業、游學、醫療和保險等。

上市之前,眾信旅游的融資也一路坎坷。眾信旅游董秘郭鐳曾在投行工作,參與了眾信旅游IPO的全過程。 “作為一個旅行社、輕資產的公司,眾信旅游在上市之前一直嘗試跟銀行借錢,從來就沒有成功過。到最后眼看著就要上市了,銀行才批了2000萬的貸款,其中1500萬是上市之后才能使用,只有500萬能使。那個時候眾信的體量利潤已經接近一個億,民營企業成為上市公司之前的貸款難度可想而知。”

無論是天目湖還是眾信旅游,上市之前融資途徑都相對單一。方蕉對于天目湖上市的最大感受,就是企業融資的組合拳變多了,例如能夠通過股權和債權的組合更好地匹配企業發展的需求。上市公司的資本平臺同樣為眾信旅游帶來了更多可以動用的資源和可以嘗試的融資方式。

剛剛上市一年多的天目湖,對于資本市場還在學習與探索中。而眾信幾乎試遍了所有上市公司主要的融資途徑:做過并購,也做過定增,因政策變化撤回定增后,緊接著做可轉債,眾信旅游嘗試并完成了一系列的方式,郭鐳表示,“我們在上市之后獲得的一些資金,在某種程度上加速了我們的發展。”

銀行貸款方面,上市也給眾信旅游帶來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郭鐳透露,目前眾信旅游的銀行授信有四五十個億,“可能只花了40%都不到”。

根據行業特點選擇合適的融資方式

融資是民營企業發展重要的課題,怎么樣低成本、大范圍地從各種維度籌集資金,特別考驗一個公司的經營管理水平。站在上市公司的資本平臺上,可以使用的融資工具變多了,政策層面上,新的融資工具也在不斷出現。怎樣選擇適合企業特點與需求的融資方式?天目湖和眾信旅游分處旅游行業產業鏈的不同位置。因為景區類旅游企業和旅行社的不同特點,在融資工具的選擇上,考量也各有側重。

對天目湖而言,景區類的旅游企業現金流充沛,所以更多地首先考慮成本因素。成本相對較高的資產證券化,對于天目湖這類現金流較好的企業就并不是首選。

而旅行社有非常高的利潤,某種程度上限制了眾信旅游利用債務工具的空間。郭鐳表示,“像公司債是看評級的,我們這樣的公司資產比較小,一個是發債額度不會太高,另外評級上不去,利率也下不來。更不用說在市場上的債務工具,利率就更高了。”目前,眾信旅游的融資工具主要還是偏股型工具。

股權質押這個話題今年以來尤為火。國內目前給予股東的融資方式相對比較單一。除了法人、大股東有可交換債,股東層面基本除了賣股票,只能把股權進行質押。天目湖和眾信旅游分別如何看待股權質押呢?

天目湖股東目前沒有進行相應的股權質押,但方蕉表示,“大股東、實際控股人、或者股東執行人與上市公司一定要是相互促進、相互成長的。我一直堅持,在發展過程中有需要的話,股權質押也是很好的工具。”

郭鐳則表示,“股權質押給了沉淀的資金很好的流動通道,但流動性較差。股東一旦進行了股權質押,除非用一筆錢把股權換回,沒有別的解套方式。一旦遇到像今年這么大的市場起伏,那么多上市公司大股東基本上就沒辦法解套。可能二級市場的服務機構,會有創新的方法,讓股東的融資更高效、風險更小。”

▲ 眾信旅游董秘郭鐳 ▲

關于企業融資未來的方向,天目湖的發展戰略很清晰:要利用上市公司的平臺,做一站式旅游模式的引領者。方蕉認為,融資的量與融資方式的選擇都要從企業發展的需求出發。比較股與債這兩種方式,“某種意義上,股東的錢要比債權人的錢貴,所以股權也是稀有資源,我們一直把股權作為最好的合作資源。不僅從財務角度,更重要的是從產業這個角度、從公司戰略發展的角度、從怎么把這塊稀缺資源用好的角度考慮怎么融資。”

郭鐳則表示,眾信“既然成為了上市公司,就要用好上市公司的資本平臺。一切可以動用的資源、獲得資本的方式,只要覺得適合于我們的,都應該去嘗試。”此外,眾信旅游以出境游為主,絕大部分的業務在海外,郭鐳認為,只要項目具有很好的現金回報預期和信用保障,借助利率更低的海外資金是有海外業務的企業可以考慮的一種融資方式。與投資機構的合作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部分,“我們要選擇適合自己的伙伴,一旦能夠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對雙方未來的發展都會有如虎添翼的效果。”

股權結構分散的公司如何用好上市資源

民營企業在上市前大抵都經歷了融資困境的磨礪,一旦有了資本助推,決策流程更迅速的優勢卻能夠顯現。

成立于1996年的大連圣亞是一家混合所有制企業、東北旅游上市公司。第一股東股權比例24%,第二大股東占比8%,股權結構比較分散。2002年上市后,又受制于整個東北的經濟發展現狀,大連圣亞投資總經理薛景然坦言,“圣亞在資本市場的表現比較一般”。

作為國內第一座海底通道式水族館的建設者、第三代水族館的開創者、國內首座情景式海洋主題樂園的締造者,大連圣亞對于資本市場的看法和下一步動作都值得關注。

▲ 大連圣亞投資總經理薛景然▲

2015年,大連圣亞被舉牌時,公司因發展需要正在醞釀股權融資,被舉牌使得大連圣亞股權融資步伐被迫提前。2015年至2017年間,恰逢關于資本市場定增各種比較嚴厲的限制陸續出臺,導致大連圣亞像當時的很多其他公司一樣放棄了定增。面臨市場種種不確定因素,大連圣亞這家老牌上市旅游公司也在探索更好的融資方式。“大連圣亞要發展要壯大,以現在的一個多億的總股本,我覺著還是遠遠不夠的。會對未來的發展造成很多的局限。”薛景然表示。

在文化旅游產業大發展的這幾年里,大連圣亞正在迎來好時機。大連圣亞專注文化旅游景區開發運營二十余年,擁有國內乃至國際一流水平的海洋領域飼養繁育技術。2012年開始實施的“大白鯨計劃”是國內首個海洋文化全產業鏈原創IP。經過幾年的時間,大連圣亞已經在產業鏈上游的原創兒童文學,中游的主題動漫、影視、舞臺劇和下游以“海洋文化”為主題打造室內兒童樂園、海洋動物復合生活商業業態等多元產業跨界聯盟的全產業鏈多產品生態圈方面取得較好成效。

“作為旅游上市公司,發債時候的市場價格我們感覺有點高,”薛景然透露。在旅游類上市公司中,大連圣亞有較好的現金流,也非常重視自己的股權資源,目前也在綜合考慮包括上市公司的股權、債權融資在內的組合拳。

談到股權質押,薛景然的觀點是:“對于股權結構比較分散的上市公司來講,股東的股權質押對上市公司并沒有太大的支持作用,對上市公司的風險卻增加了不少。希望上市公司能好好利用上市資源,把股權和債券更好地結合在一起。”

責任編輯:途小二

你也可以分享到:

標簽云

掃一掃

隨時隨地看資訊

亮瞎你先生注册